游戏 >>游戏 >> 动漫 >>正文
业内质疑:国家动漫基地的诞生滋养了谁
2011-9-18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记者 唐磊
  7年间国家级动漫基地从无到有全国建了56家。但这些年来小朋友爱看、家长认可的作品几乎没有。作为动漫作品的后台和孵化器的动漫基地,它是这些作品的根和母体,追根溯源,这个根为何滋长不出令人满意的苗?
  7年过去了,国家级动漫基地从无到有全国建了56家,规模都不小。财政部计划10年下拨的100亿元也用得差不多了。国产动画年分钟数名列世界前列,但小朋友爱看、家长认可的作品几乎没有。
  抛开动漫是否适合以产业大发展的方式不说,国内动漫基地在一串串光鲜的数字背后,为什么拿不出好作品,是人们关心的。
  一个国家动漫基地的诞生
  2004年之前,常州这座城市还和动漫扯不上关系,既没有动漫企业,也没有学校开设动漫专业。直到2004年9月28日,第一届中国国际动漫艺术周在常州举行,动漫开始和这座国内三线城市结缘。
  这一年,常州市政府成立动漫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出台的《卡通产业发展规划》及《关于鼓励和扶持动画产业发展若干规定》,这在国内都属起步较早。时任市委书记范燕青曾认为,大力发展以动漫产业为代表的文化创意产业,使常州从“工业明星”变身为创意“梦工厂”,是常州实现经济转型的有效路径。
  至于是什么基础和底气,能让这座上世纪80年代的全国工业明星城市有信心大力发展动漫,无人能解答。领导的远见,是如今几乎所有和常州动漫相关的人能说出的答案。
  《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指出“十一五”期间政府将大力扶持文化产业的发展,特别强调着重发展动漫产业。2004年4月20日,国家广电总局向全国印发《关于发展我国影视动画产业的若干意见》。常州显然感受到了来自国家政策的风向。
  2004年动漫艺术周上,常州曾和国家广电总局等部门的专家讨论过常州做动漫的规划。由市发改委和市委宣传部一直牵头发展动漫事宜。
  最先发文要筹建国家动画基地的是国家广电总局,因属广电系统,时任常州广电局副局长蒋献国被委派着手申请常州动画基地。
  “江苏省动画搞得好的是苏州、无锡、南京,常州那时可能有一两家动画加工企业,学校也没有这个专业。”现任常州市创意产业基地工委会书记的蒋献国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说,从基地申请、筹建,到2006年10月出任基地管委会主任,蒋献国一直在基地工作。他说,“那时候其他的城市对动画认识还不是很足,可能还没有那么好的思路,省里就推荐我们。”
  2004年,常州动画产业基地成为国家广电总局成立首批9个国家动画产业基地之一。另8家属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中影集团、湖南三辰卡通、湖南金鹰卡通、杭州高新区动画产业园、广东南方动画、上海炫动卡通。
  2005年,常州广电局、电视台等单位合资创办了本土企业卡龙动漫公司。蒋献国等三人开始基地的筹建工作。日后基地成立时,基地管委会已隶属市委市政府派出机构,并给了8个公务员、2个公勤人员编制。
  起初,市政府将常州市武进区的厂房划给基地使用,但厂房是工业厂房,不适合“用电脑”的动漫行业,而且那时候该地区下午五点半之后就没有公交车了,这样的环境想招企业,难度很大。一个月后,基地迁到苏州高新区。到2008年,基地有近7万平方米办公场所供企业使用。
  蒋献国三人开始在网上发布信息,寻找动漫公司入驻基地,和所有动漫基地一样,承诺房租减免、税收优惠等政策,这种被业内称为“补贴、房子、电脑”的“老三样”在很长时间内,一直是各个基地吸引企业入驻的方法。
  2005年9月,20家企业入驻常州动漫基地。“这些政策对企业比较有吸引力,产业政策各地其实差不多。”卡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雷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在苏州、无锡基地(2005年获批成立)都看过,常州的政策兑现程度比较高,这对企业很重要。”
  2005年,常州市拨给基地1500万元引导资金,2006~2008年每年2000万元,2009年5000万元。这些钱除了付房租等费用外,基地企业有好项目,也将用于给企业投资制作产品。为此,常州组建了全国专家组成的百人专家组,每年对企业立项的片子进行评估,提出有关市场前景的意见。评估得好评的片子,基地就投资。
  企业利用基地降低成本,政府通过基地,吸引企业,形成产业,做大成为城市名片。这种以动漫基地为企业和政府纽带的模式,在一些动漫基地创立之初就变味了,基地沦为政府拿地的工具和企业挣钱的来源。
  基地做什么?为谁做?
  “我,幼儿园钟爱猫和老鼠,一年级幻想成为哆啦A梦,二年级看了N遍神龙斗士,三年级足球小子改变了我的生活,四年级迷恋柯南,五年级小樱(樱桃小丸子)强势来袭,六年级知道宫崎骏的剧场版。而现在的孩子呢,幼儿园喜羊羊,一年级喜羊羊,二年级喜羊羊,三年级喜羊羊,四年级喜羊羊,你五年级六年级还是喜羊羊。”这是一段流传很广的段子,明显作者的童年在十到二十年前,明显的现在动画片片源过于单一。虽然片面,但根据近些年国产动画片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这条段子反映的也属事实。
  在首批9家动漫基地成立后,2005年开始,更多的基地获得批准建立,全国各地开花。截至2010年,由文化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科技部授权建立的国家级动画(漫)产业基地、教学基地分别为6家、29家、14家、6家,另有工信部授权的1家动漫游戏产业振兴基地。虽名称以动画、动漫、游戏、数字媒体等不尽相同,但被统称为“国家级动漫产业基地”。
  据统计,2010年,由国家动画产业基地自主制作完成国产动画片269部,172689分钟,约占全国总产量的78.3%。
  领导到基地视察,常以分钟数作为考察标准。“追求分钟数,误导了领导。(产量)超过日美,领导听了很高兴。逼它做分钟数,拿政府补贴,误导了企业,烂片做了很多。”常州市创意产业基地工委会书记蒋献国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光算基地的产片量,中国已属世界前列,但受欢迎的片子却极少。那每年光从各基地完成的269部动画片都上哪去了?
  优惠的政策让很多本就规模不大的动漫公司纷纷入驻基地,节约公司运营成本的同时,基地都制定了奖励政策。以常州为例,基地企业制作的动画片如在江苏省台播出,二维动画每分钟奖励800元,三维动画每分钟奖励1500元;如在中央台播,根据时段和收视率,每分钟在400元~3000元不等。
  廉价的成本,丰厚的奖励,政策扶持,很多人突然开始对动漫产生兴趣。
  林超对此感受特别明显,也不时地被不同的政府机构请去传授经验,他是中国美术学院传媒动画学院副院长,曾为杭州动漫基地的申请、创立出谋划策,常有地方或公司到林超这里取经。“有个地方请我去,我问他为什么要成立动漫公司,他说他老板的亲戚就是地方财政管批这笔钱的。”林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这类以争取奖励拿补贴为目的的动漫公司,作品多是粗制滥造。动漫公司再通过关系活动,尽可能让片子得以播出,得到补贴。而那些精耕细作的动漫公司却难以维持,投资人不愿投大钱给这些公司,因为见效慢。
  中国美院曾举办文化部高级研修班,来学习的很多是办了十多年的小公司负责人。文化部领导来听意见,有人抱怨说,国家扶持动漫产业基地后,我们就活不下去了,不然还能维持。领导愣了。
  “有的公司还是按照动画规律在做,成本很高,也不会跑关系。这些有艺术传统,怕伤自己名牌的公司就完了。要不然就只能降低标准自杀。”林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真正做动画的业内人对这类粗制滥造都感到悲哀和愤慨。”
  基地的优惠期有年限,这也造成一些企业成为候鸟。企业利用优惠期完成一个项目后,再到转移到另一个基地享受优惠期的待遇完成另一个项目,不断辗转。更有企业在不同的基地间搬家,一事无成,只为享受各种优惠。
  “杭州动漫基地申请时,申请土地5平方公里,当时是第一批基地,我们还设想全国的企业都能过来。后来听别的地方(基地)申请的土地面积,我们都吓坏了。” 作为国家十部委扶持动漫产业发展部际联席会议专家委员会委员(文中简称为联委会委员),林超不止一次到动漫基地参观,“很多基地就只有房子,基地的电脑就是空壳子。全国普遍现象,地圈很大、房子很多。”
  “(利用动漫基地)圈地这个情况肯定会有,应该还属于多数。” 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动画学院院长、联委会委员廖祥忠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一家房地产企业老总曾和朋友玩笑说:“我建了多少房子,想见个区长都见不到,现在做动漫就花了2000万,领导都见得差不多了。”该房地产企业也确实在动漫上下了很大功夫,但更多的是用动漫带来的关系和效应服务企业主业。
  撤,还是不撤,是个难题
  各级政府扶持动漫产业初期,很强调原创,这成为企业能否顺利享受政策的条件之一,也是各基地创立之初愿意强调的。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广东一直是国内乃至世界动漫的加工基地,欧美很多动画片都在此加工完成,拥有大量加工人才,但做创作设计都是国外公司的人。
  国内扶持动漫产业后,很多人放弃加工业,用自己多年的积蓄成立公司创作动画片,希望能做出自己原创,不再为他人代工。
  林超还记得,那天下着大雨,一个人站在中国美院3号楼里耐心地等着他。
  这个专程到中国美院找林超的原来是国内加工人员中数得着的好手,后来自己做原创动画,拉了一帮志同道合的人,花了3年,做出的片子却无人问津,他希望林超帮他出出主意。
  看了一分钟,林超问他剧情为何这样设计,他说自己也不清楚。片子实在无法“救活”,3年时间、金钱白搭。
  就在中国加工企业纷纷转为“原创”的时候,动漫制作迎来了技术的革命。以前光靠手绘的制作方式被放弃,运用计算机制作的无纸动画成为国际上,尤其是美国人制作动画片的标准。国内的工人没能迅速跟上这场技术的变革,印度成为新兴的加工基地。
  “加工企业里一定要有特别牛的,要鼓励。但是现在政策(只)鼓励原创。导向原创是对的,但不要每个企业都去做原创。”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动画学院院长廖祥忠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舆论导向上给加工企业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
  只要是原创,只要愿意来,常州动漫基地都收,毕竟要做强做大,需要先有一个量的积累。很快,他们就发现这样行不通。
  “光靠原创不行。动漫产业是个产业链,有很多衍生品,比如音乐制作都算。还有应用动画创作,比如广告、建筑演示、宣传片等等。”常州市创意产业基地工委会书记蒋献国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们开始买设备,建后期制作平台,给基地的企业用。”
  2008年12月,常州市政府整合动漫基地、龙城旅游控股集团、软件园等企业,组建常州市创意产业基地,以中华恐龙园为核心,建成8平方公里的聚集区,集合旅游、商业、住宅、办公等设施。这个区域已被称为常州地产的“恐龙园版块”。
  “合并解决了土地管理问题,以前基地没有土地,要租别人的房子。现在这两栋楼龙控集团买下来了,另外3栋已经封顶。”蒋献国指着窗外5栋26层的新大楼,以后楼都将租或卖给基地企业。
  根据常州基地的规划,下一步基地将在做好服务的同时丰富角色。基地将通过各种关系,拿回生产制作合同,并通过基地平台发包给企业。还希望扶植几个大企业上市。
  但三线城市常州的地理位置也制约了动漫基地的发展。“企业还不到收获期,3年之内不会考虑离开,但是如果日后因为三线城市的原因遇到瓶颈,就会考虑换地方。”卡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雷说,这家以“炮炮兵”形象闻名全国的公司已是可以盈利运转的动漫企业,陈雷认为,“人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可是当地学校无法满足,招人不愿意来。”
  而春晖动画负责人丁远大则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表示,自从公司在常州基地制作完受到好评的《小虫三宝》后,优惠期一过,基地的扶持就少了,而他当时就是因为在上海做动画公司无人关心,才迁到常州的。丁远大说:“现在基地没有什么吸引我的了。但反正样样都习惯了,也不想再搬来搬去。”
  无论规划能否实现,常州基地已被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是运转较好的少数几个基地之一,更多的基地目前处于奄奄一息的境地。
  2008年,相关部委已陆续意识到动漫基地的思路可能存在问题。其中最主要的一项便是利用基地拿地。一位参与过申办工作的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有些基地在申办时甚至告诉专家,自己实际只想拿地,日后再设法转用途。
  “动漫基地作为国家推动动漫的举措,我觉得还是对的。至少政府积极性、民间资本在这个地方集中起来,对于国内动漫的发展在那个阶段是有贡献的。”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动画学院院长廖祥忠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但现在靠这个形式还是不够。还是应该抓源头,现在最缺人才,尤其高端人才缺的太多了。搞动漫不能太短视。做基地有点像大跃进炼钢铁。”
  2009年,国家十部委扶持动漫产业发展部际联席会议专家委员会在上海召开会议,有人提出给那些不作为的动漫基地摘牌。中国美术学院传媒动画学院副院长林超坚决反对。
  “大部分基地的初衷不是做动漫,要圈地。现在看动漫不好赚钱你就不干了,或者要关门了。摘牌,这些人更高兴,可以换名目改土地用途。只要动漫的牌子在,我们就能去检查,写通报告你。你要了政策,就得好好干,不能耍人。”林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们这些人点了炮竹炸了自己——炸出了动漫基地。专业‘死’也要和基地同归于尽。”
  财政部在10年里要为动漫下拨资金100亿元,这些年多半数资金已逐步拨出。
  多家国家级动画基地已在酝酿动漫博物馆建设,“可能博物馆占地多,土地用途也能慢慢模糊化。”一位业内人士无奈地说。
  目前,国家级动漫基地的审批已经收紧,但地方级动漫基地仍在增加。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共有28家以上地方级动漫基地。据悉,江西萍乡,这个煤炭远景储量达8.52亿吨的城市,也准备申请建立动漫基地。据听过规划的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描述,全国动漫专业在校生都可能都无法填满该基地。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0年,全国每年在校的动漫专业学生人数仅约30万人。由中国社科院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的《2011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指出,红牌警告专业中,动画排在首位。
[发表/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