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情感 >> 美文 >>正文
爱,该不该放手
2011-3-27

  我该如何来讲述我的故事呢?在这个炎炎夏日,我看到天空下起了雪,它冰封了我的心,让我窒息到无法呼吸,让我痛到极点,让我丧失所有的言语,只能独自在角落黯然落泪。
  
  我不知道为什么到今天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好像一切都是梦一场,但痛的心又分明提醒我发生的一幕幕。耳边一直回荡着孩子爸的话语,一个相处了十四年的丈夫,要求我接受他有外遇的现实,并且要求我为了孩子而维持现有的家庭,而他自己呢,则和另外一个女人住在一起。而这所有不该发生的事,都是我自找的。用他的话来说,是我把他推到别的女人身边的。
  
  这些年,这些事,我承认在某些地方我做的的确不够好,但是我们是捆绑在一起的,所以凡事我都喜欢把最坏的一面告诉你。这样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你的自尊,但是我始终认为做事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喜欢踏踏实实,一步一步。而你给自己定的目标太高,步调跨得太大。我并不惧怕你会失败而影响到家庭,而是怕你失败之后会消沉自己。所以经常否定你的决策,所以让你会觉得和我无法沟通。其实,我真的希望你能静心下来仔细分析一下我的话语,难道真无道理可寻。我想,如果我不用承担什么后果的话,我的安慰话语,我的附和态度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她。
  
  当我告诉你我不愿接受如此安排的时候,你说一定要选择的话你会选择我,但是我并不因此而感到欣慰。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没有必要为了孩子而强求自己的感情,而我也不愿意生活在欺骗之中。
  
  这些年,我自问自己对你真的是用了心,我每天除了上班下班,就是在家中带孩子,做家务,照顾你的起居,即便我身体不舒服也坚持着,而你连个关心的话语都不曾有过。我想你在创业初期,不能和你在事业上达成一致,我就把家照顾好,让你放心地在外边闯,无论你今后成功还是失败,家里的灯永远为你点亮。这样的放任,最后让我失去了你。
  
  当我告诉我妈妈,我决定离婚的时候,你又说会选择家庭,外边的女人你会放开。那晚的谈话之后你又说要加班,在凌晨你没有回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去你公司。虽然你的确在公司,但在我心里分明感到你是在逃避我。而戏剧的是,你的新欢也来了,可惜我只听见声音而没有见到人。那天,是我的生日。那天的清晨,你说谁都放不开。那天你重重的给了我一刀。
  
  虽然现在你说你断了,虽然我心中还是很在乎你,但是我却再也爱不起来了,我无法忘记你对我说的一切,无法忘记你曾经和另外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无法面对你对我的冰冷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于是我想,如果我还爱你,是不是该放了你。

[发表/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