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 >>软件 >> 软件 >>正文
无人机失控 自编软件带来的思考
2011-9-18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特约记者 濮照

    视线聚焦 

    刚尝到“甜头”,就栽了“跟头”

    广州军区某团无人机装备的操控计算机安装的是DOS操作系统,执行一项指令往往得输入10多行代码,任何一个字符出错,指令都无法执行。

    有问题就有人琢磨。无人机营技术室助理工程师刘勇,在操控计算机上安装了一款自主开发的“补丁”插件,任何指令只需一行代码即可完成,既提高了操作效率,又降低了出错概率,全营官兵为此兴奋不已。

    但不久后的一次演练中,操控计算机意外死机,无人机失去控制,若不是及时启用备份操控站,后果不堪设想。事后分析原因,罪魁祸首正是那个“补丁”插件。

    才尝到“甜头”就险些栽了“跟头”,自编软件一下子成了“烫手的山芋”。消息传开后,在该团官兵中引发了热议。

   【赞同方观点】

    自编软件属于“量身定制”,既实用又好用

    虽然差点酿成事故,但不少官兵还是对自编软件情有独钟。

    “平时训练都好好的,这次‘死机’也许只是巧合。”中士万一鸣说,装备自带软件都有“卡壳”的时候,自编软件出一次故障也在情理之中。

    据介绍,他们团开发的自编软件还不只无人机营这一款。二营某装备侦察到的数据原本需手动输入到计算机,但他们开发的一款软件使数据实现了自动“搬运”,既快捷又准确;四营开发的一款软件可缩短约6秒的开机时间;五营自编的快捷键插件使操作效率大幅提高……这些自编软件功能虽简单,但都实实在在提升了装备性能。

    “不管白猫黑猫,抓得到老鼠就是好猫。”五营技术室主任丁继飞说,既然自编软件确实能提高部队战斗力,就应该给予支持并好好加以利用。

    记者了解到,由于自编软件多是“量身定做”,与作战训练需要非常贴近,各级指挥员对其青睐有加。而“量身定做”,正是厂家难以办到的。

    “自编软件我们掌握源代码,可随时根据部队需求对自编软件进行升级,这一点厂家能做到吗?”丁继飞说。

    【反对方声音】

    安装自编软件属于“私改装备”,出了问题谁负责

    赞同方呼声很高,反对方声音也不低。

    “作战部队没有专门负责软件开发的岗位,时间、经费等研发条件都得不到保障,加上基层部队科班出身的软件开发人才也极少,导致自编软件在功能上普遍偏弱。”四营技术室主任丁旭说。

    记者在亲身体验中发现:他们的自编软件中,有的人性化设计不够,有的与系统软件兼容性不太好,有的高级功能还仅有个按钮,里面是“空壳”……

    “自编软件可能影响系统的稳定性。”该团战技参谋张明生说,每套装备在出厂前都经过了严格的评估调试,软硬件之间的搭配基本已趋于平衡,安装自编软件就好比向平静的湖面扔进了一块石子,可能引起装备系统运行不稳定。

    据介绍,那次“无人机事件”,就是由于“补丁”插件占用了过多系统资源,导致装备原有软件无法正常运行而造成的。

    自编软件的诸多缺陷,直接引出另一个问题——安装自编软件属于私自改动装备,出了问题谁负责?自编软件开发人?装备厂家?还是部队装备部门?

    似乎都没责任,又似乎谁都有责任。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责任谁都担不起!

    【装备专家解读】

    自编软件,“自主开发”并不是“随意开发”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自编软件这条路到底行不行得通?

    “部队自主开发软件,主要是由于装备软件自身存在一些不足。”该团总工程师张苏明说,对装备软件的这些不足,厂家不是做不好,也不是不想做好,而是很难及时准确地理解部队需求。

    装备厂家也有软件升级的服务,但装备软件升级,不像电脑软件可随时通过互联网更新“补丁”,一般采取“大换血”式的升级改造,升级周期往往较长,无法满足部队官兵的需求。

    “部队官兵自主开发的出发点是好的,也确实能解决不少问题。”某装备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郭芸皓说,基层官兵是装备的直接接触人,他们更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所开发的软件可能比厂家的更适用。

    但郭高工同时强调:“自主开发”并不是“随意开发”,特别是装备软件的开发有一套严格的审批程序,部队可自己向上级装备部门申请立项后独立开发;也可与厂家合作,由厂家申请立项后联合开发,而安装在装备上的软件,还必须得到该装备研制厂家的授权。

    【部队正在行动】

    多措并举趋利避害,部队积极协调厂家共同开发

    经历“无人机事件”后,该团领导意识到:自编软件确实是个好东西,但需解决的问题还很多,而且必须在制度框架内进行。

    部队自主开发装备软件,最大的困难莫过于缺乏人才。该团成立了以技术干部为主体的软件开发小组,每次到厂家进行接装培训还专门挑选软件开发骨干参加。“为提高官兵自主创新的积极性,我们每年还从家底费中拿出20万元,作为研发和奖励经费。”该团政委刘劲峰说。

    现在,该团“自编软件”已不再是“纯自编”,而是积极与装备厂家协调,在厂家的支持下共同开发。“以前由于没有装备软件相关资料,单靠我们摸索很吃力,现在有了厂家技术支持,各项工作都轻松了许多。”张苏明告诉记者,更为重要的是,以前自编软件属于“黑户口”,现在经过厂家科学系统的调试后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身份证”,可以名正言顺安装到装备上,更能确保装备安全。

    “我们虽然在自编软件上摸到了一些门路,但经费缺、人才少、立项难等问题还是比较突出。”刘政委说,自编软件到底该以何种模式进行下去、是否还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等问题,依然值得继续探索。

[发表/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