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新闻 >> 快讯 >>正文
三一重工造富豪的工厂
2011-9-9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洁

9月8日,《福布斯》亚洲版公布2011中国富豪排行榜,54岁的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 ,以93亿美元身家,跃居第一。

百度CEO李彦宏以1亿美元之差紧随其后,刘永行刘永好 家族、宗庆后许家印、吴亚军夫妇、张近东、何享健、邱光和家族分别位列榜单的3至10位。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商——三一集团的主要创始人——梁稳根这位新晋“双料”首富,与许多民企掌门人独揽财富不同,他还率领一众高管“共同致富”。

三一集团总裁唐修国、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三一重装董事长毛中吾、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袁金华、三一重工执行总裁易小刚、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周福贵,集体上榜。

8日当天,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创榜人、福布斯上海分社社长范鲁贤评价:“有趣的地方是,三一今年共有7人上400富豪榜,这是我们做中国富豪排行榜以来,第一次一个企业有那么多人上我们的榜。”

近年来,工程机械行业快速上升、三一集团超常规发展,毋庸置疑成为三一集体致富现象产生的基石。但在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看来,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在于,三一在公司治理上采取“企业与高管个人之间利益互动激励”的制度安排。“科学的企业治理机制,一定表现为企业的‘所有者收益与劳动者收益的均衡’。”9月8日,张晖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业绩支撑:超常规发展

此次上榜的前100名中,还有一位同样来自建筑机械行业,也是除三一重工的数位高管之外唯一的一位,龙工集团的李新炎夫妇(以95.3亿元的身家排行第60名)。

“我们认为梁稳根能成为首富,与工程机械行业发展较快有直接关系,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有两点:一是三一集团的超常规发展,二是梁稳根个人的股权占比较高。”8日,中投顾问机械行业研究员谢家宸向记者表示。

他认为,三一集团之所以能够实现如此快速的增长,外因在于目前国内工程机械行业景气度较高,未来空间依然较大,这为企业业绩的快速增长提供了良好的外部条件;内因则是三一重工具有强大的研发实力、制造实力以及良好的营销网络,在行业结构调整之际能够充分利用自身优势实现超常规扩张。

此前,国家刺激内需的四万亿投资,保障了基础设施建设热度。

对比数据显示:2011年上半年,国内挖掘机行业增速29.19%,而三一重工的增速达到101.07%;汽车起重机行业增速是15%,三一重工增速106.09%;混凝土泵车行业增速是84%,三一重工同比增长107.18%。

谢家宸分析认为:“远超行业平均水平的发展速度促使三一重工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03.63亿元,同比增长79.18%,利润同比增长104.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利润增长106.57%,每股收益达到0.78元,如此良好的业绩必然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

新纪录:7人上榜

三一重工刷新了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同一集团上榜人数的纪录。

“我们上榜已经不是新鲜事了,董事长梁稳根先生成为中国首富,对于这个也不是很看重。”9月8日,福布斯富豪榜新闻发布会上,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如此表态,“这是中国企业第一次,一个公司有7位同事上榜,我觉得这是三一最大的特点。”

他补充道:“作为中国的民营企业,三一集团从创办的第一天开始就是一个合伙制企业,而非家族式的,这是三一有别于中国大多数民营企业的特点。”

记者发现,相比过去3年的榜单,三一不仅在上榜人数上实现了持续增长,在财富排名上,也呈跳跃式上升。

前100名中,三一占据4席。梁稳根2009年尚位列12,2010年以394亿元人民币身家上升至第3,今

年终于问鼎;唐修国2009年排名231,2010年以60.7亿元上升至144,今年以91.4亿元位列第68;毛中吾和向文波从2009年的排名266,至2010年分别升至168、173,2011年皆以82.5亿元并列第79位。

另三位高管袁金华、易小刚和周福贵,位列216位、327位和339位。其中二次上榜的袁金华和周福贵,在2010年榜单上分别排在340、390位。

“三年之后,我们规划做到10亿美元左右的销售额,我计划是这样。今年大概1亿美元左右。”这是成为首富之后,梁稳根新的目标。

制度设计:有别于大多数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梁在三一主要的控股公司三一集团中持有58%的股份,是控股股东,但有别于大多数民营企业家族式的“掌权”,只要才华卓著者,都能参与多种运营。例如曾自称“中国第一打工仔”的向文波,也持有控股公司8%的股份。

梁稳根也表示,这样的结构有助于三一保持竞争力。“在商业规则还不是完全明确的情况下,有一个大股东,同时也有一些相对比较大的股东来共同努力,我们现在的股权结构,对开创事业来说还是比较合理的。”

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向记者分析:“从长期发展的要求

考察,企业的投资者、经营管理者、技术队伍、销售组织队伍和一般员工作为企业治理的利益相关者,需要有一种与企业共同发展成长的机制。”

目前,作为三一集团最高决策层,九人组成的董事会中,除了最早的 “梁袁毛唐”组合,王佐春、向文波、周福贵、易小刚、赵想章五人都是在发展过程中陆续加入。

此次以37.1亿元新上榜的易小刚,曾在北京机械工业自动化研究所担任液压中心系统室主任。1995年,梁稳根找到他,望其加盟三一。离京赴湘十多年后,易小刚在自主创新领域打破国外混凝土机械长期以来的技术及价格垄断,“将中国混凝土机械市场外资品牌占90%以上市场份额,改变成国内品牌市场占有率90%以上”,因而成为三一重工执行总裁和三一首席科学家。

9月8日当天,在剖析三一“致富经”时,向文波如此强调:“三一非常开放的文化,非常注重员工分享。大家看到7个上榜富豪以外,其实我们每天都在造就新的富人。”

“股东至上”还是“利益相关者共治”?

长期以来,对于企业利益分享机制,业界主张较多的是“股东至上”。不过,三一重工的持续造富现象,似乎越来越指向另一种可能性。

“财聚人散,财散人聚,”张晖明提出,“企业发展从而投资者收益增长,要与管理者队伍、企业技术开发力量队伍、销售团队和广大员工的收益进步共同成长。否则的话,原有的利益关系会随着企业成长发生变化。”

换言之,假如企业的发展只是换来投资者收益的增长而没有其他利益相关者的收入增长,就会挫伤其他利益相关者不断追加投入的积极性,企业的发展也会停滞。

张晖明向记者表示,“股东至上”的治理只强调投资者的重要性,而忽略企业其他投入主体的作用;对于以劳动投入方式参与企业活动的企业员工,包括从事管理活动、市场销售活动、技术研发活动和其他一般劳作活动的企业运行的参与者,只视作“雇佣劳动者”,也就是以一般市场劳动力价格水平定工资,企业发展的收益较少与他们的收益相关。

“因此,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出现非常明显的‘老板’与‘伙计’的劳资营垒分野。”

“当企业发展进入具有一定规模和必须具备相当程度的技术要求后,特别是在劳动力市场供给出现短缺状况后,企业治理必须跨入‘利益相关者共同治理’的新阶段。”张说。

三一重工的持续造富无疑也会让不少管理巨额资产的国企高管无限眼红。

政府部门在如何处理国有资产经营管理中对于国家全资企业、国有控股企业经营者激励问题上,已引进或创造了不同的激励措施,试图充分调动经营者的积极性。但是,迄今还是没有能够真正解决好企业发展与企业经营者激励约束机制设计和企业制度安排问题。

“对比三一重工,今天的国有资产配置管理领域从事‘经营活动’的管理人员的激励约束机制还是没有到位,企业治理还需要探索一种能够保证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制度境界。”张晖明说。

[发表/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