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地方 >> 热门 >>正文
广州住房保障办证实正在研究停建经适房
2011-8-7 南方日报 郑佳欣

广州经济适用房、限价房今后可能停建,并被租赁型保障房所取代。昨日,广州市政协委员曹志伟在微博上“晒”出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对其相关提案的答复。其中透露,广州正在研究停止新建经济适用房、限价房,新增的保障房均以公租房的形式建设。

记者从广州市住房保障办了解到,此项研究正在推进中,还需要报上级批准后才有定论。

委员炮轰

经适房超越保障住房功能

近几年,经济适用房的争议不绝于耳,开宝马车住经适房、武汉经适房“六连号”等事件更将经适房推上风口浪尖,广州在2009年也曾爆出经济适用房违规出租的情况。

在今年广州市“两会”上,政协委员曹志伟递交提案,建议广州停建停售经适房,全力建设公共租赁房,并限制限价房的转手交易。“住房保障是保障人人有房住,而不是保障人人有房产证。”曹志伟指出,经适房、限价房是有独立产权的房子,也就是说,这些房子除了有居住价值之外,还有财富价值,这超越了保障居住权的功能。

曹志伟表示,经适房、限价房可转手交易,不少人在利益的驱使之下,利用“双轨制”下存在的差价,将经适房和限价房在5年内按市场价出租,5年后就让其进入流通市场变成商品房转手牟利。

为此,他提出,保障性住房的范围应当只包括廉租房和公租房,让经适房和限价房回归商品性住房的管理范畴。

昨日,曹志伟还将矛头对准了广州8家企事业单位酝酿自建保障房一事。“批准自建保障房的标准是什么?有地可建保障房的单位是否意味着又可以走低工资、高福利的分配路线呢?”曹志伟向广州市住房保障办抛出一系列问题。

他分析说,在这些单位自建的保障房中,经济适用房套数占了总套数的两成以上。这样一来,“单位自建的保障房与福利分房的区别只在于价格不一样、受分配对象的住房条件和收入有要求,其本质都是将与市场价格差距极大的经济适用房分配到本单位员工名下。”

官方回应

新增保障房或均只租不售

昨日,广州市住房保障办主动约见了曹志伟,并给出了一系列答复。

“广州除了会继续建设已经承诺的少量经适房和限价房外,未来将停建经适房和限价房,新增的保障房均以公租形式建设。”曹志伟第一时间把市住房保障办的回复“晒”到微博上,引来诸多网友关注。

曹志伟在转述中称,广州还将积极回购已售的保障房,以限制经适房和限价房转让牟利,提高保障房的循环使用率。

广州市住房保障办相关人士向记者证实,广州未来保障房建设将会考虑以公共租赁房为主,而且作为广东省仅有的两个保障房建设试点之一,广州会在保障房建设方面作出一些探索。他表示,广州确实正在进行停建经济适用房等政策的研究,但是这一研究最后的成果还没有出炉,而且还需要报广州市政府批准。

按照《广州市2011年住房保障工作方案》,今年广州仍计划建设8000套经济适用房和2万多套限价房,占到今年广州开建保障房总数8.5万套的33.5%。

广州市住房保障办相关人士透露,8.5万套的保障房建设总量肯定保持不变,是否再调整经适房和限价房的比例,建设更多的公共租赁房,也尚在研究论证。

纵深分析

让保障房周转流动起来

上月初,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与网友在线交流谈到保障房问题时提出,“要实现保障房的周转和流动,防止保障房建起来以后又成为了过去的福利房”。

在一些业界人士看来,广州正在酝酿的保障房建设新举措,指向的“箭靶”正是保障房的周转和流动。目前,各城市新建保障房的统计口径主要四大类,其中面向最困难家庭的廉租房和面向“夹心层”的公共租赁房属于不带产权的保障房,当入住家庭的条件不符合相关保障房申请条件时将有一定的退出机制。而经济适用房和限价房则带有产权,一方面可以为申请家庭解决住房问题,另一方面未来一旦上市交易可能面临着一定的差价收益,这也一直是人们担心的保障房公共资源变为少部分人获利的症结所在。

北大公共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韩世同则指出,取消经适房和限价房,只建公租房和保障房,政府可能短时间内难以回笼资金。他认为,经适房、限价房的真正症结在于管理的能力。

“不管什么政策出台,都希望是以保障最广大人民的利益、让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为最终目的。”广州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教授陈琳说,目前国家政策有缩小带有产权的保障房的趋势,广州此举也是对国家政策的响应。她认为,可以大比例建租赁保障房,但是同时也应辅之以小比例的经适房、限价房,“毕竟还有许多中等收入的群众对带有产权的保障房有购买需求”。

陈琳还提出自己的担忧:一旦完全取消经适房和限价房,有需求的群体只能去市场上购买商品房,在现今供不应求的商品房市场环境下,有可能会推高房价。

南方日报记者 郑佳欣 实习生 谢潇

[发表/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