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情感 >> 婚姻 >>正文
他和他的婚姻要幸福 路很长(图)
2011-9-17 来源:天津网-数字报刊 作者:彭辉

(上接B12版)

  “只要真爱就好” 生活不易

  从恋爱到结婚,安安和马克都是“高调”行事,可面对双方父母,他们选择了“低调”。作为“同志”,他们可以和恋人牵手相拥,可以和“圈里人”畅所欲言,可以对陌生人的非议置之不理,唯独和父母四目相对时,不管有多大的勇气都鼓不起来。举行婚礼之前,马克甚至连自己的性取向都没跟父母明确说过。两人通过这场公开婚礼向父母“出柜”,这样的“先斩后奏”要冒极大的风险,所以,这场婚礼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场赌博,赌父母能包容能理解能接受,还好,他们赌赢了。

  “父母是最爱自己的人,我们真心相爱,并没做什么坏事,我们认为父母会被我们的真情所打动。” 虽然安安和马克一直对父母有信心,但能够被这么快接受,两人还是没有想到,很感动。“父母刚知道的时候,没有任何激烈的反应,只是冷漠,淡着我们,或许一开始是出于无奈,不过,现在他们已经从内心接受我们了。”说到这里,安安的语气充满了幸福。

  普通人的婚姻尽管有一纸结婚证书的护佑,能白头偕老也并非易事。“同志”婚姻则要面对更多的困难,想要长久,更多是依靠自律,共同经营。婚礼上,安安曾说,婚姻本身就是约束彼此的一种方式。

  9月中旬,由马克填词、安安作曲并演唱的内地第一首写给“同志”爱人的励志歌曲《只要真爱就好》将推出。这首歌的曲子是安安早在2006年谱好的,后来,马克把和安安在一起的真实感受填写成歌词。婚礼上,这首歌引起极大反响。

  中秋节,安安把马克带回了自己在海南三亚的老家,两人也想借此机会在这个美丽浪漫的热带天堂度个蜜月。蜜月过后,安安和马克将会回到深圳生活。经过了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两人成了“同志”群体中的“名人”,想正常地工作和生活要面临比之前更多的困难。如今,安安和马克先后放弃了原来的工作,专心为“同志”群体写歌,为其争取更多利益。他们租了一间很小的房子,目前尚无固定的收入来源,只能依靠以前的积蓄维持。现在,这对“同志”伴侣最大的愿望就是“同志”婚姻合法化。

  新报记者 王虹

  “希望每个人都按照自己意愿生活”

  马克和安安举办同性婚礼无疑很大胆,但婚后所要面对的问题显然不是婚礼的幸福可以充抵,积蓄毕竟有限,还需要找工作,还有更多的问题需要面对,但社会的包容度会不会真的那么强,谁也不敢担保。对于同性婚姻的已知和未知问题,本报特约著名电影人程青松和成都爱白青年同志中心负责人雷刚进行解读。

  “越来越多的人在逐渐尊重和理解少数群体”

  作为成都爱白青年同志中心负责人的雷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看到马克和安安举行同性婚礼很高兴,虽然自己与伴侣已一起生活八年,但还没有结婚的打算。在他看来,越来越多的“同志”伴侣愿意站出来,证明现在社会的包容度在不断增加,周围的很多人也逐渐能够尊重和理解与自己不同的少数群体。“经济的自由和独立,对于每个个体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是非常关键的因素。希望“同志”伴侣能够尽早有结婚的权利,因为它还意味着做手术的签字权、把财产留给最爱的亲人的权利等,而这些权利是无数生活在一起的伴侣都非常需要的。”

  已“出柜”多年的程青松先生则告诉记者,自己当年“出柜”的动力恰恰在于促进更多的普通“同志”“出柜”。所以当马克和安安举行同性婚礼,并由此引发众多议论的时候,他表达了诚挚的祝福。“一些人为了事业,可能不会选择‘出柜’。但现在看来,选择‘出柜’的人已经越来越多。比如蔡康永,比如我。我当时‘出柜’也是顶了很大的压力啊!” 但结果还好,周围的人并没有用异样的眼光来揣度他。

  “同性婚姻是要求被公平对待的最终权利之一”

  目前的《婚姻法》并不支持同性婚姻。社会学家李银河曾连续十次提交《同性婚姻提案》,并详细罗列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理由和好处。

  在雷刚看来,同性婚姻只是同性恋群体被公平对待的最终权利之一。如果今天结婚,明天就丢工作,这样谁敢去结婚?所以在此之前,基于性倾向的反歧视法、平等就业法等法律更需要早日出台。“职场中的歧视其实是很严重地存在的。我们无数次听到‘同志’因为自己的性倾向暴露被辞退,这当中有很直接的,‘因为你是同性恋’,但更多的是以其他理由被炒。”

  新报记者 彭辉

  (成都的杨旋先生对本文亦有贡献,在此鸣谢)

[发表/查看评论]